时隔16年,中国女足重回亚洲之巅,很多人的记忆都被拉回到20年多前,那是中国女足离世界冠军最近的一次。

1999年7月10日下午,以阳光和晴朗天气闻名世界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场比阳光更加炙热的比赛正在进行。

加州帕萨迪纳的玫瑰碗体育场上坐着9万多名观众。截止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其他女子运动项目单场比赛的现场观赛人数超过这个数量。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夫人希拉里就是这九万多现场观众之一。

彼时,太平洋西岸的许多人,还不是很习惯将体育和政治分开。更为严峻的是,由于美国军队两个月前在南斯拉夫的暴行,此刻这里的人们对美国还怒火未平。

好在两国领导人尚存默契。克林顿总统在现场观赛后主动看望慰问客场队队员,并立即主动与客场队国家领导通热线,相互祝贺各自取得优异成绩。

对这场比赛的结果,大洋彼岸的人们和美国人有着同样深刻的记忆。进入点球大战后,中国女足痛失点球,与冠军擦肩而过。

20多年过去了,中国女足凭借顽强的意志终于再一次站上了亚洲之巅。而美国女足也在最近的一次(2019年)女足世界杯上再次夺冠。

上世纪90年代,女子足球正处于形成阶段。自诩强大如美国,其女子足球队也是1985年才成立。

而在6年后,全球第一次女子足球世界杯比赛在中国举行,而首届的冠军就是美国队。

女足世界杯总共举办了8届,美国夺冠4次。在没夺冠的四届里,美国获得1次亚军和3次季军。

美国男足却并不强大,最好成绩仅为世界杯8强。而美国女足长盛不衰,世界杯、奥运会夺冠那都是家常便饭,美国女足为何这么强呢?

美国的大多数体育人才都是从高校里面培养出来,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中有23个项目,其中13个球类项目。很多球星和高水平运动员都是从高校联盟中脱颖而出进入职业联盟并成为巨星,华裔篮球明星林书豪就是从哈佛大学走向NBA的。

在美国,球类运动在大学联盟的流行度和发展水平决定了这项运动的职业化水平。男足在美国显然不是最流行的运动,从大学生联盟到职业联盟,男足在美国的流行度远低于棒球、橄榄球、篮球和冰球等另几项集体运动,这也就可以预见美国男足为何这么“菜”了。

在美国高校,如果你问一个爱运动的男生,在几大集体运动中如果要他选一个加入的话,他多半不会选择足球。

美国人的性格是热情奔放、兴奋活跃,随时充满能量的,这使他们在选择运动项目的时候也会更喜欢追求高刺激和快节奏,橄榄球、冰球这些在比赛中节奏极快、随时充满刺激感和对抗性的运动会更受美国男生的欢迎。

如果说男运动员在橄榄球场上撕扯,在冰球场上打架能算是在展现男性霍尔蒙,能让美国观众兴奋和尖叫的话,可能很少有女孩子也愿意这么做。此外,缺乏了速度和力量的女子橄榄球和女子冰球不仅在美国,在全球范围内也很难有市场。

1999年这场世纪女足大战进行的时候,一名叫梅根·拉皮诺埃的假小子正在北加州的14岁以下女足队踢比赛。

拉皮诺埃的成长经历,正好印证了美国职业球星的成长路径。她中学时候就开始踢球,他大学时候也继续练足球,但同时她既参加田径赛,还参加篮球队。

在美国,孩子稍小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专注练习足球。曾有人说“在中国,你能看到多少小孩在打乒乓,在美国你就能看到多少小孩在踢足球。”这话不无道理。

但是当这些孩子稍微长大点之后,美国家长就会觉得足球是一项过于平和的运动,对抗性、冲击力已经不足以训练青春期后期的孩子了。

一场球下来比分就是个位数的对比,太没劲了。所以很多男孩子从专注踢足球,转为专注篮球、橄榄球、冰球这些激烈对抗的比赛。

拉皮诺埃显然在大学时候也想尝试和美国男孩子一样转向田径赛或者篮球队。显然,她的足球天赋告诉她,绿茵场才是她的战场。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美国女足在这种成长路径下,造就了大批优秀的女足运动员。

美国女足的踢球人数不论是业余爱好者还是职业运动员都长期处于世界前列,根据最新的一项统计,美国女足运动员注册人数超过了180万,而中国女足运动员的注册人数超不过0.2万人,差距好几个数量级。

对了,梅根·拉皮诺埃就是2019年女足世界杯决赛中踢进点球的美国女足队长。她也在这次世界杯比赛中以6个进球的成绩获得金靴奖。

1999年那场世纪女足大赛后,美国女足联乘势成立,美国女足职业联赛也应运而生。

说起足球联赛,人们最先想起的肯定是欧洲的五大联赛。美国的男子足球大联盟也有国际巨星,但大都是退役前最后两年靠着个人影响力来美国发挥余热,比如妇孺皆知的贝克汉姆、卡卡等。

女足可就不一样,美国的女子足球大联盟是全世界最好的女足联赛。99年那批中国女足的铿锵玫瑰中最出色的孙雯、刘爱玲、高红等都曾在美国女足职业联赛中历练。

她们在世界杯、奥运会中与美国女足运动员难分高下,又在美国女足职业联赛中,继续与同时代的美国女足球星米娅·哈姆等同场对抗。

跟NBA一样,美国女足联赛也有选秀。正如当年姚明获得NBA状元秀进入休斯顿火箭队一样,2011年,一个名叫阿莱克斯·摩根的女孩以状元秀的身份被西纽约闪电队选中。

在男子足球的世界里,如果一支参加男足世界杯的球队中,没有在欧洲五大联赛效力的球员,肯定有人会怀疑这支球队是如何通过预选赛的,那简直是弱爆了,这样的球队也几乎不可能在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

但2019年女足世界杯中,美国女足参赛的23人全部来自美国女足大联盟的8家俱乐部。

高水平的联赛造就了高水平的运动员,在良好的女足职业化环境下,孕育出一代又一代优秀的美国女足球员。

阿莱克斯·摩根在职业联赛中表现不俗,她曾率队获得过美国联赛冠军,并获得过美国年度最佳女运动员等荣誉。2019年的女足世界杯中,她荣获银靴奖。

前面提到的获得这次女足金靴奖的美国队长梅根·拉皮诺埃,就从不隐瞒自己的政治好恶。

这位耿直的姑娘早就表达了对美国前总统川普的强烈不满,她在2019年世界杯刚进行一半的时候就表示:她不会依照惯例,在球队夺冠后去白宫拜会川普。

川普的性格当然也不会认怂,他在社交媒体上回怼道:“拉皮诺埃还是先拿下冠军,然后再说这样的话吧。”

当年和川普为了争夺总统大位的希拉里,则一直以女性平权运动领袖自居。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她,前两天除了在社交媒体上以女足为傲外,再次掀起了女足领域的“平权话题”。

2016年闹美国总统大选那年,正是希拉里在和梅根·拉皮诺埃的圆桌讨论中,批评美足联未能给予女足与男足一样的“同工同酬”。

1972年,美国通过了著名的《教育法案第九修正案》。要求任何机构(学校)在开展一个运动项目时,必须设立男女相同的奖学金,必须给予男女相同的参赛机会、必须提供相同的运动设施。

这项法案促进了对美国各机构(学校)对女子运动的投入,美国大学体育联盟等高额奖学金持续投入到女足等项目中来,激发了更多家庭和女孩参与女足运动。

然而,全球足球的市场化环境,造就了包括美国在内的男女足球员收入的差距。女足的标杆美国女足发起了新一轮的“男女平权”运动。

2019年3月8日(国际劳动妇女节)当天,美国女足国家队的全体成员联合起诉美国足协,告足协性别歧视,要求女足和男足同工同酬。

美国职业联盟中女足球员的收入在全球女足范围内绝对是高薪了,但与男足运动员相比还是少很多,特别是的奖金上,差距更多。

据报道,美国女足夺得世界杯,每个球员可以获得26万元的奖金,而如果是男足如果夺得世界杯,每个球员的奖金可以高达一百万美金。

这样看来,即便是在女足职业化发展最好的美国,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同工同酬”也不是那么容易。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