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格兰与俄罗斯的小组赛上,双方的球迷在场下爆发了激烈冲突,结果人数落于下风的俄罗斯球迷居然完胜人数占优的英格兰球迷。就连俄总统普京听闻该消息都感到不可思议,留下了“我想不明白的是,200名俄罗斯球迷怎么就能把1000名英格兰球迷给打了”的经典疑问。

但追溯俄罗斯球迷曾经的过往,我们发现部分“球迷”好战的因素与他们的对手——英国人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正是部分英国球迷的思想与举动,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俄罗斯球迷,使其成为令其他国家球迷胆寒的一股力量。

实际上,称这些人为球迷确实有失公允,因为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其实就是臭名昭著的“足球流氓”。他们崇尚暴力极端的举动,确实给这项广受全世界民众喜爱的体育运动抹了黑,也令许多人对该国的印象留下了污点。

提到足球流氓,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英国球迷。历史上多起球场意外,例如1985年的“海瑟尔惨案”、“卢顿惨案”,1980年苏格兰的“格拉斯哥惨案”都造成了严重的球迷伤亡和财产损失,这些事故的始作俑者,无一例外都是部分激进暴力的足球流氓,他们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使用暴力来破坏原本平静的球场秩序,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逐渐地,这种球场流氓行为开始从英伦三岛向全世界发展,各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足球流氓和极端球迷组织。从国家队到俱乐部,这样的极端球迷和组织开始越来越多,对客队球迷的人身威胁也是越来越严重;俱乐部的“同城德比”和国与国之间重大比赛,都成为了他们肆意发泄情绪和暴力运动的场合。

在如此暴力理念的思潮下,当时的苏联球迷也逐渐沾染上了这一不良习气。根据最早的记录,1972年的一场足球比赛中,莫斯科斯巴达队的部分球迷一改往日的形象,用俱乐部的传统颜色制作了一些花哨的围巾,上面印着一些标语和口号(下图)。据称这种行为就来自于当时的英国球迷,虽然这类行为被苏联所禁止,但它却成为球迷们有组织行动的第一次萌芽。

80年代末期,越来越多的思想和浪潮进入苏联,其中也包括极端暴力等不良风潮。这时期苏联境内开始出现足球流氓,许多年轻人从电视上受到了英国足球流氓的深刻影响,慢慢地开始进行效仿。1987年的一场比赛中,莫斯科斯巴达球迷与基辅迪纳摩球迷就在球场内外展开了“对决”,一时间燃烧瓶、弹弓满天飞,引起了十分不良的影响,本次事件也是俄罗斯足球流氓的第一次集体行动。

苏联解体后,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开始组建属于自己的球迷团体,当中也不乏一些极端性质的,堪称“死忠里的死忠”。为了彰显自己的勇气,这些组织面对对手球迷和俱乐部时,时常采取一些极端手段,包括破坏公共物品、烧毁对手球衣、展示侮辱和谩骂的横幅等等,逐渐地诞生了一批最早的俄罗斯足球流氓以及相应组织。粉丝之间的互动逐渐演变为有组织、有规模的群体斗殴。

90年代中期,由于精神、娱乐生活的相对单调,许多年轻人开始到足球场上发泄心中的愤懑与不平。这些极端球迷组织的成员普遍年纪偏低,远征客场为球队助威都不畏辛劳,开赛后翻墙溜进体育场,甚至在饿急了的时候顺便行窃一下沿途的小卖部……这些举动在当时的俄罗斯足球界已经是见怪不怪。1995年以后,俄罗斯几大足球俱乐部都相应出现了自己的极端团体,例如莫斯科斯巴达的“弗林特船员”、“角斗士”,圣彼得堡泽尼特的“音乐厅”,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红蓝勇士”,几大球队的恩怨从场内开始蔓延到场外。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多支极端球迷组织爆发了大小不一的球迷冲突。比如在1997年,莫斯科中央陆军与莫斯科斯巴达球迷在场外就爆发了激烈冲突,双方约300人互殴,其中8人头部挂彩,1人下巴被打掉;不到一个星期,斯巴达与圣彼得堡泽尼特球迷又发生了激烈冲突,30人不同程度受伤,164人被警方逮捕。

进入21世纪,俄罗斯足球流氓和极端球迷进入了另一个阶段,从以前的“无组织无纪律”发展为“有组织有纪律”。许多足球流氓来到野外集体拉练,进行专业的MMA格斗教学(下图),有组织有规律地向“敌人”展开进攻,目的和方法变得更为血腥和暴力,一旦被他们围住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与一些足球流氓酒后闹事不同,俄罗斯足球流氓“大战”前几乎滴酒不沾,目的是要时刻保持清醒。

凭借着冷酷无情且战斗力爆棚,俄罗斯足球流氓一下成为了这个圈子中的“领头羊”,曾经的老大哥英国人也开始忌惮三分。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发生在2016年欧洲杯比赛后的一幕,那个经典的“200PK1000”的集体斗殴事件。结果嘛,各位读者也都知道了,俄罗斯人完胜自负的英国人。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战斗力爆表的俄罗斯足球流氓也曾被人“打黑枪”,对手就是看似低调但心狠手辣的波兰球迷。那是在2012年欧洲杯期间,波兰与俄罗斯在小组赛相遇。比赛当天恰好是俄罗斯国庆日,兴奋不已的俄罗斯球迷便在东道主波兰的球场内,展示了一副带有浓厚挑衅意味的横幅来嘲讽波兰人,上面的文字也是简单粗暴“THIS IS RUSSIA”(这里是俄罗斯)。

虽然比赛最后一1比1的比分收场,但对于民族情绪极强的波兰人来说,对手的横幅简直令人难以忍受。于是在比赛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两国球迷就爆发了严重的冲突,加上6000多名警察,一场三方之间的大混战迅速展开。期间不少俄罗斯球迷和足球流氓被波兰人打了埋伏,许多人都挂了彩。

最终在波兰警方的干预下,这场混战才最终平息,累计有136人被警方逮捕,现场还缴获了大量管制刀具和自制武器。一些受伤的俄罗斯球迷表示,波兰人下手十分凶狠且毒辣,如果没有警察的帮助,有的人很有可能就死在异国他乡。波俄两国球迷的冲突也极大刺激了欧足联,两国足协后来都受到了严厉处罚,欧足联甚至表示两队未来如果还有类似情况发生,就取消欧洲杯的参赛资格。

日益严重的球场暴力问题,也俄罗斯足协和政府颇为头疼,尤其2018年世界杯花落俄罗斯时,如何保证其他参赛国家免遭俄罗斯足球流氓团体的袭扰,成了摆在俄政府头上的一大难题。为此俄罗斯方面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在世界杯前夕进行的联合会杯比赛时,进场观看的球迷的安检程度极为严格,连一颗感冒胶囊都不放过;想看球的球迷,还必须通过政府审查拿到一张“球迷资格证”,那些曾经有过球场暴力行为,被记录在案的球迷,基本上就和世界杯说再见了。

法律层面,俄罗斯政府也是重拳出击:2014年初,一部针对球迷的法案正式生效,违反者会被处以最高2.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或拘留;法案还明确规定禁止球迷携带违禁品进入球场,禁止蒙面,不得携带违规的条幅和文字图片。有违规记录的足球流氓和极端团体会被警方监控,一旦违反规定将会被强制取缔,毫不手软。

经过严格的整治,俄罗斯世界杯最终成功地举办,未发生任何违法事件。时隔20年,法国队再一次将大力神杯带回了家,但俄罗斯足球流氓的管理和治理问题,则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依然会继续治理下去。

回顾俄罗斯足球流氓的发展,虽然中间出现过严重的混乱和失控,但在法律和社会的共同打击管理下,球场暴力问题有了一定的缓解,俄罗斯球迷的名声也有了一定的好转。但如何治理这种遍布世界的违法行为,俄罗斯政府和足协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