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6日,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其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则惊人的消息。

四个小时后马斯克就在这条消息下辟谣:“不,这只是一个老梗,我是不会买任何运动队伍的”。

很多人都将这件事看成是中国电动车产业的“引狼入室”,不过引入特斯拉这匹“狼”显然是成功的,自从2019年特斯拉在中国建厂之后,中国的电动车产业也开始突飞猛进。

于是,在中国足球竞争力明显下降的今天,也有了“引狼入室”的观点出现,既然中国资本和企业玩不好足球,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一下“引狼入室”的方法,让国外资本进入接手中国足球?

2009年初,中国财政部、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四大部门联合展开新能源汽车推广工作,拉开了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序幕。

这是我国首次提出“新能源汽车”概念,我国把新能源汽车主要分成三大类:纯电动类、油电混合类和燃料电池类。

2011年到2013年是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初期,整体发展比较缓慢和混乱,产销量都比较低,2013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都只占全部汽车产销量的0.8%。

而且整个市场比较混乱,充斥着大量虚假新能源汽车,只为骗取国家财政补助,“老头乐”电动车就是从那时开始出现的。

之后国家调整补贴政策,加强了对新能源汽车生产商的监管力度,2014年到2016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有了大幅增加,市场也开始逐渐规范化,但是依然没有达到之前的预期。

从2009年到2016年,在这七年的时间里新能源车企的进步缓慢,民众对新能源汽车的接受程度不高,这让国家非常头疼,因为向新能源转型是国家非常重要的未来布局之一。

为了给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注入新的活力,增加国内车企压力迫使国内车企更快的进步,国家决定“引狼入室”,向世界新能源车企龙头特斯拉发出邀请。

2017年4月25日,美国特斯拉汽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访华,释放了特斯拉未来可能会在中国建厂的信号。

早在2014年,马斯克就曾表达过想要在中国成立工厂的愿望,希望进一步提升特斯拉车型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让中国市场成为与美国同级甚至更大的市场。

在此之前,不管你是宝马还是奔驰,所有外国车企进入中国,都必须拿出50%的股权进行中外合资。

但就因为特斯拉,国家改变了这个规矩,不需要特斯拉拿出股权进行合资,只要缴纳25%的关税就可以在上海自贸区独资建厂。

2018年5月10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成立, 10月17日,特斯拉官宣,以9.73亿元人民币的超低价格成功摘得上海临港装备产业区Q01-05地块,面积为1297.32亩。

2019年3月,特斯拉宣布与中国多家银行(包括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签署协议,共计贷款35亿元人民币。

此后在10月份和12月份,特斯拉又接连从多家银行以“最优质的国企才能拿到的最低利率”累计贷款150亿元。

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让特斯拉建厂时间从1至2年压缩至8个月,特斯拉进入中国各个环节都异常顺利。

2019年12月30日,特斯拉第一批15辆国产特斯拉Model 3顺利交付,根据相关新闻报道,目前特斯拉model3供应链当中,直接或间接采用国产产品的比重已经达到90%以上。

很多人都有这样一个看法,认为中国以如此“优待”的方式将特斯拉引进中国,是对本国新能源车企的冲击,会“挤垮”很多中国车企,是典型的“引狼入室”。

从中国新能源车企的角度来说,这种说法没有错,特斯拉的零件国产化让特斯拉在中国售价已经变得相对便宜,即便是比亚迪和蔚来这样的国内知名电动车车企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

但从国家角度来说,“引狼入室”不是坏事,从2009年算起,国家给予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超过千亿,但国内新能源车企并没有形成可以与特斯拉竞争的能力,反而“钻空子,捞补贴”的事情屡见不鲜。

而且,中国之前也有成功地“引狼入室”经验,2011年苹果手机在中国建厂生产,就是中国国产智能手机的转折点。

在此之前,中国国产手机一直都是价廉物不美的状态,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依然是原地踏步。

而当苹果工厂到来以后,中国本土孵化出了一条完整的手机产业链,OPPO、VIVO、小米、华为等手机品牌也有了与苹果手机对抗的能力。

引进特斯拉来华办厂,国家依旧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希望依靠特斯拉的到来拉动新能源汽车业的发展,打通新能源汽车上下游产业链。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品牌依旧难以与特斯拉抗衡,蔚来2021年5月宣布进军挪威市场,结果因为无法打动挪威消费者,最终造成了在挪威售价比在国内售价要便宜一大截的情况。

2020年,特斯拉全球销量49.95万辆,增长36%,约占全球市场份额16%左右。

不过,在特斯拉的带动下,比亚迪、上汽、广汽、长城、奇瑞、蔚来这样的中国新能源车企也进入到全球前20名。

前面大段介绍了中国引进特斯拉的历程和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从目前的情况看,“引狼入室”确实可以促进中国企业的进步和发展。

我们把话题转回中国足球,中国足球可以借鉴“引狼入室”的方法来促进中国足球的发展和进步吗?

2005年年末,英国谢菲尔德联足球俱乐部与成都足协进行接触,希望收购被成都足协托管的成都五牛足球俱乐部。

因为成都卷烟厂的退出,成都五牛足球俱乐部在2005年交由成都足协托管,球队财政早已入不敷出,谢菲尔德联在这时进入对双方都有好处,双方只用了15天就达成了收购协议。

2005年12月11日,谢菲尔德联足球俱乐部宣布收购成都五牛足球俱乐部90%的股份,成为中国首家获得国外足球俱乐部投资的足球俱乐部,开创了外资投资中国足球的先河,俱乐部更名为成都谢菲联足球俱乐部成都五牛足球队。

成都谢菲联成立之后,英国方面提出了三年冲超的目标,不过俱乐部并没有完全照搬谢菲联俱乐部的管理方式,而选择了“中西合璧”。

在俱乐部管理方面英方是非常放手的,主要是资金投入,俱乐部里的工作人员都是中国人。

谢菲联俱乐部与成都谢菲联之间联系纽带是成都谢菲联总经理许宏涛,通过定期向英方董事会报告和电话会议的方式,就俱乐部方向性问题进行讨论。

成都谢菲联采用了英国俱乐部的比赛奖金和球队名次相挂钩的制度,设置了四个奖金档次,第1档是第1名,第2档是第2名,第3档是3- 6名,6名以后是第4档,奖金很低。

这在国内当时并不多见,这样的奖励制度是为了激发了球员的积极性,避免有些中甲球员不愿意升入中超而消极比赛的问题出现。

训练方面,成都谢菲联也采用了欧洲的“走训制”,不过因为很多球员还无法适应这一点,俱乐部最终结合中国足球的实际情况,采用“半走训制”的方式。

俱乐部规定,周一到周三走训,周四回队准备比赛,走训期间如果球员12点以后出现在娱乐场所,球队就将对他作出严厉的处罚。

许宏涛说:“谢菲联模式是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模式,没有照搬英国,但也绝不是中国俱乐部的运营模式。”

“英国人比较保守,最初他们希望照搬英国的模式,但这样的模式在中国肯定行不通,我们和董事会进行了很多沟通,最终他们同意进行中西合璧管理。”

在俱乐部运营方面,成都谢菲联也吸收了英国俱乐部的经验,非常注意保护赞助商利益和球迷利益。

每场比赛前,俱乐部都会列出详细的流程表,包括音响大屏幕调试、球迷宣传助威、专卖店销售、足球宝宝、形象大使、道具广告到位、主持人现场串词等29项球场工作。

“细节决定成败,以前咱们俱乐部和球队几乎与球迷脱节,球队只管打比赛,看台上没球迷,没有观众的比赛有什么意思?长春亚泰今年要拿中超冠军,但他们主场却没多少球迷。”

“我的理念就是,搞足球需要广而告之,需要全方位包装,这是一门需要靠扯眼球才能成功的生意,但足球和娱乐又不完全一样,咱们不能靠花边新闻去宣传和包装,而是应该多作换位思考,主动为成都球迷提供合格的消费产品,为成都球市营造一个健康和谐的氛围。”

“我们还会尽力维护赞助商的利益,比如每次赛后采访球员教练时,我们会在他身后设置标有赞助商标识的背景板,这在国内赛场上并不多见。”

“成都谢菲联模式”在当时的国内足坛是一股“新风”,在谢菲联俱乐部资金的刺激下,李铁、姚夏、邹侑根、汪嵩等国内名将纷纷加盟。

2007赛季,成都谢菲联又聘请了四川足球名宿黎兵担任球队主教练,球队在24场比赛里只输了1场,排名联赛第二,成功冲超。

成都又重新出现了“金牌球市”的模样,2007年10月13日成都谢菲联主场对阵上海七斗星的冲超关键战,有36000多名成都球迷现场观战助威,在当时即便是中超联赛这也是难得一见的盛况。

“尽管我们两个赛季下来还没有扭亏为盈,但要说搞足球不想赚钱,那是假话!球市再低迷的时候,俱乐部也没有赠票,国外俱乐部都坚持这一信条。”

谢菲尔德联足球俱乐部对成都谢菲联的表现也非常满意,他们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有潜力的投资。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四川足球似乎又找到了新的前进方向,然而成都谢菲联还是没有跳出中国足球的“大环境”。

2009年12月11日,公安机关确认成都谢菲联在2007年的中甲联赛中以50万人民币(30万现金,20万虚假收据)商业贿赂青岛海利丰,后者在与其的一场冲超的关键比赛中以2-0蓄意败北,俱乐部董事长许宏涛及其相关责任人被依法逮捕。

2010年2月23日中国足球协会对第四次反赌违规的球队作出处罚,成都谢菲联被降至中甲。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成都谢菲联陷入困境的时候,谢菲联足球俱乐部在2010-11赛季的英冠联赛中表现非常糟糕,不断攀升的工资单让球队财政捉襟见肘,最终降入英格兰第三级别的英甲联赛。

在资金严重短缺的情况下,成都谢菲联还是在2010赛季的中甲联赛中提前三轮冲超成功,但这并不能改变球队的困境。

2010年12月,成都谢菲联俱乐部在官方网站上发出公告,成都谢菲联的控股公司英国思嘉伯集团董事长凯文决定,免费出让其拥有的成都谢菲联50%的股份,以此吸引成都本地企业进入俱乐部的经营。

2011年2月22日,英国思嘉伯集团在深圳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俱乐部已经转让给在香港注册的鸿富企业有限公司,其背后投资方为重庆歌乐投资有限公司。

2013赛季,天诚(香港)投资集团宣布收购成都谢菲联,但依旧于事无补,2014赛季降入乙级,2015年年初宣布解散。

成都谢菲联的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中国足球的大环境没有改变,谁来运营中国足球也是无用的。

尽管中国足球从1994年便开始职业化,但中国的职业化足球并没有形成一个完善的运营机制,比赛转播权与球衣赞助收入也受到中超公司的影响,也就是说俱乐部本身的营收能力非常低,完全不足以平衡球队每年高达数亿的投入。

2019年2月20日,城市足球集团牵头,与优必选科技和中国健腾体育产业基金三方收购四川九牛俱乐部。

2022年3月,在完成股权变更后,四川九牛俱乐部已经完全由城市足球集团管理。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们看到四川九牛的变化,本赛季聘请了西班牙籍教练塞尔吉奥·洛贝拉担任球队主教练,球队引援方面引进了邹正、赵旭日等国内实力球员,外援也是用满三个名额,可见球队是有冲超愿望的。

但是本赛季四川九牛在中甲的战绩也并不出众,目前只排在第五名,想要冲超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竞技体育和引进特斯拉的工业体系是完全不同两件事,我们不能指望“外来和尚会念经”的情况出现。

中国职业足球必须从“根上做起”,建立完善职业足球体系,合理投入,增加营收,严格准入标准,才能持续发展。

从2020赛季开始,中国足协全面推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

中国职业足球作为一个商业体系是不可能脱离中国国情而存在的,完全照搬西方足球的管理模式是行不通的,而回归国企接管,重新推行体工队模式肯定也是开倒车,完全违背了市场经济原则。

中国足球“金元时代”的代表性俱乐部恒大、上港、权健、华夏幸福都是来势汹汹,但当泡沫破灭后,中国足球便成了一地鸡毛。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行让中国足球脱离出了单一投资人的状况,让足球俱乐部向着多元化投资迈进。

武汉三镇、浙江FC、沧州雄狮、河南嵩山龙门、山东泰山、天津津门虎都是股改比较成功的球队,在中国足球人人自危的情况下,这些球队的运营都非常稳定。

在目前中国足球处于低谷的情况下,“股改”未来或许还会遇到很多问题,需要很多新的措施和政策去弥补,但“股改”可以保证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生存是肯定的。

所以说,中国足球需要的不是金钱或者外资的进入,而是找到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

外资是讲回报的!现在哪个俱乐部独立核算能收支平衡?造血能力缺乏,就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

引进来、走出去。别想什么五大联赛了,踏踏实实跟日本和韩国足协合作,把中国年轻球员按照“提携国”政策送过去锻炼吧。

很多人认为足球是世界第一运动,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强的几个大国之一,足球踢得这么差是耻辱,但是每个国家的发展模式和文化不一样,有时候强扭的瓜不甜,个人觉得没必要,喜欢足球又不是因为足球是世界第一运动才喜欢的,而是本来就喜欢,不需要世界第一这个噱头,不管未来足球如何发展,它都是一项很棒的运动,我还是会踢一辈子足球。

你当外资是傻子吗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极为广阔 才能吸引到特斯拉这样的企业来投资建厂 投资中国足球根本是无利可图的事情 外资不是冤大头好吧

真没有多少人关心中国足球踢得好不好,骂得人多是因为满足感在作祟….. 要真那么多人关心国足输赢中国足球早上去了……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